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寒带枯叶林 ♂

寄情冬葉枯林,輕輕爲妳編織一個永恒的夢。但願妳就在夢的另一側……

 
 
 

日志

 
 
关于我

假如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希望,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失望。消极的人生的确不会快乐,但同样也不会痛苦。

网易考拉推荐

絮·季春  

2007-05-14 03:07:58|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觉自己几乎把过往的事情都遗忘得一干二净了,我开始写日记。可惜以方寸大小的纸张保存记忆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搞不好的话就跟那次一样,一次就把过去七年的记忆都遗失到天涯海角了。不知何时我开始用网络来记录这些事情,不过,我相信,至少这次,我不用再跑到天涯海角去找回我记忆的延续了。

继续以断断续续的段落记载这些天发生的事情。

——————

四月十八日,晴:突然迷上漫画,沉溺在书中画中营造的故事,不舍抽身离去。

——————

四月十九日,晴:仿佛那已经是小学的事情了,翻出来看,有一种怀念的思绪。原来以往的我都不乏那点纯洁的真挚,一片片洋溢着幸福的纸张。许久,再次锁存起那幸福的温存,记忆太沉重了,我不敢背负太多的过往活下去。

历历前尘,尽收眼帘。过去种种,残夜幽幽。
陌路徘徊,魂牵梦萦。阴阳别离,似抱怀梦草一回。

——————

四月二十日,晴转微雨:春去春来,花季未了,微风带来了一片飘落的花瓣。在那平静的湖面上,泛起片片涟漪。

今早接到金鱼的电话。不禁再次的感概道:“世事难料,一切皆在冥冥中有主宰!”

下午叫rico陪我去办那种很可爱的工商银行的卡,黑白猪的那种叻。由于来的比较早,前几次银行里万人空巷的情景已消去无踪了,看着里面寥寥的数人不禁有点兴奋。可惜这点点可怜的兴奋并没有维持多少个单位时间。就在我接到那份恐怖的申请表,以及被告之需要身份证复印件的时候,我仿佛受了沉沉的一下重击,就连申请表里头的那两只猪都在耻笑我这个白痴。无奈唯有下次再来,但我的心已被排山倒海的疼痛所碾过,再也恢复不过来了——“注定了是这样的吧?”——可是不能平的,既是注定没有结果的,为什么还要我白走这么一遭啊?!

带着郁郁寡欢的倦怠回到家中,整个下午都浪费在梦中去了。看来基本上可以逛的地方还是局限在这个区域,下次或许要开辟一个新天地才行了。

晚上是疯狂的贴纸相之旅,基本上把所有的表情的用尽了。然后去吃饺子,才发现原来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高中了。时间过得太快,快得惘然了我——究竟我真真正正的过着时间吗?很怀念高中的日子,但是过去又可以重来吗?一个人的日子原来不好受,可为什么我又要这样的强迫着自己呢?这个时空有太多太多的迷惘。

“再见了。”

霏霏的微雨滴在我心上,还是那个平静的湖面,还是那波温柔的涟漪。

——————

四月二十一日,阴转小雨:转眼数春秋,寒梅止作去年花?花也谢了,人也别了。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上,晨光中的雾气滋润了大地的惆怅,湿溜溜的。薄薄的蓝天送来缕缕饿了似的春风,把我从酣睡的梦境中唤醒了。确实今天的我没有睡多少,八点左右就起床了。

我并不懂得安慰别人,我也只懂写这样的一些惘无的篇章。世事往往喜欢捉弄人。每个人总有运气背的时候,命中注定了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既然发生了的,就随它去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所有的霉运过去了的时候,幸运便迎着你了。下次回来的时候,一切肯定将变得美好。

晚上。使用了拒接来电,一种逃避问题的方式。默默的接受,一种逃避问题的方式。

还是那么健谈,几乎把所有的记得往事都翻出来谈了。然而,许多,我却完全的失去了,也许注定我要把某些记忆忘掉吧。我已尽力的把一切都记下,我以为那些往事永远也不会被抹除,可怜我把我的那些日记本子都遗失掉了。一些一些永远珍贵的往事,已消去无踪。我想问问我究竟算是怎么样的了?漫无目的的走着我的道路?打算一辈子都困死在这迷宫中吗?

我不清楚回到家中已是什么时间了。大概一点吧?草草的记录一些虚有若无的东西。心中若有百感交集,却不知从何处下笔。几乎失去了既往二十年的记忆,问我该何去何从呢?不过路还是要走的。这,也许是真的——每天都是一个开始。

不过不管这么样,我还可以微笑。至少还有你,朋友。

“再见了。”

星霜变换,人事屡变,数数残红絮纷飞。花也谢了,人也别了。

不变的是我们。我永远的朋友。

——————

四月二十二日,晴: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别离终须伤离别。

怀念,留给我们的同学录。

“再见了。”

——————

考试的时间逐渐接近了,我却没能做到些什么。唉,难道到头来也只是一场空?

——————

四月二十三日,阵雨转中雨:今晨雾色苍黄,如那日落的黄昏。空气中弥漫着雪糕般溶溶的香草芬芳。微微细雨击痛了我的心窝。那是开放在雾霭中隐隐刺痛我心扉的一些东西。

我是苍天底下的一季凉风,吹往谧静的远方。一颗心在雨中漂泊的时候,跳得令我疼痛。

——————

四月二十四日,大雨:整天没有离开家门一步,只是我一个人,静静的躺卧着。身边的空气有了寂寞的流向,但不管我痛苦不痛苦的,床上的光景都会引领我梦该寄托的方向。我便不只一个。因为,那样,我可以拥梦入怀,即使,这仅仅是一个梦,我希望我永远不要醒来。但愿此刻永恒。

晚上是天昏地暗的厮杀,好不容易才在复习的过程中抽身离去。才发觉肚子已经超越了忍耐的极限了。于是就跟rico夜宵去了。本想再聊聊的,可惜雨滴已催促着我们回家。

那么,一切就唯有听凭天意吧。

——————

四月二十五日,阴凉:一大清早就起来了,原来给我五个小时的睡眠就已完全足够的了。回家差不多一个月,现在终于能吃上早餐了。恍惚很久没有这么的一种感觉了。似乎在不经意间寻找着往日的气息,可惜这么多年后,一切已物是人非了。

有点迷上看电视,可惜就那么的一个频道。不过有时候有点声响在寂静无人的家中萦绕的感觉确实不差。

下午的时光总是仓促的,而这仓猝的时间总在非常东西中度过。庆幸还有rico跟我聊天,要不,在这个迷离的城市中,还可曾找到我的一个身影呢?

晚上被肥生捉去修理电脑了,确实他的电脑好像已经病入膏肓。没有花太多的时间,便帮他GHOST一遍,当然,不需要保留数据的情况下,这是最便捷的方法。然后迷迷糊糊的跟他去督波,结果大败而回。

今天好像还是比较充实吧,不过充实的有一点迷惘。仿佛是一种浪费光阴的惩罚。

——————

四月二十六日,晴:大概今天做了点什么我都不清楚了。

还是照例的在非常捧着奶茶大口大口不知怜香惜玉的喝着。正与rico聊着些什么的时候,飔打电话说他回来了。呵呵,确实也很久不见了,我一直在这个城市里胡混着,他却要留在学校。天各一方。

晚上跟他说着许许多多,不觉间,我发现一切仿佛没有改变。

我们还是当初的我们,该不幸的还是应该不幸;幸福的人总寻觅着他们向往的不幸;本该欢欣的人为那寻找不幸的人而陷入了不幸的境地;本该不幸的人为那坠入深渊的人继续的不幸着;寻觅幸福的人永远得不到那天空注定得不到幸福的人的眷顾——那不是什么,只是那本该不幸的人逃离带给人不幸的一种途径;不相干的人却在描述着他们,触痛了往昔的记忆而哀感、伤愁,上苍,并不公平。

有一些创伤是永不愈合的,那迷途的人们还在不断寻找他们的过往。

而我们则停留原地。

——————

空乏。空乏的思绪写着空乏的篇章,空乏了我枯秃的笔尖。面对一纸空白,确实很难下笔,原来每一个起点都是困苦的,突破它确实很难,很可惜,这是每天我都要做的事情。这些天来,我确实很懒惰,也许一直都是这么懒惰的了,只不过觉得自己更加变本加厉而已。

很是惭愧,事情都过了一个星期了,现在才来叙述一个星期前发生的事情。

——————

四月二十七日,晴:纵是芳春葬,哀愁梦满堂。荒花飞落叶,人事久愁长。

咸华昨天回来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这样,在这落寞的城市里,我又多了一个依伴了。也没有什么的,很多时候,寂寞并不是一种形式,而是一种感觉。只要与认识的人同处一个城市,这样,我大都不再感觉到太过寂寞的了。

一清早就起来了,这些天都是这个样子,总是睡很少。于是决定唤醒酣梦中的咸华,一个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是一把迷蒙的声音。我说先去吃早餐吧。在咸华的抱怨声中挂了电话,收拾一下就下去了。咸华总是吃得很少,一碗粥就够了,怪不得不能长肥了。我建议说下次跟我吃一样的份量,就会肥很多的了。确实这些天来我吃很多,以致一个月下来就肥了七公斤。以前连续两碗牛腩面对于我来说已是极限了,但是现在对我来说简直就是驾轻就熟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死定的了。我跟他说下次我们就换转来吃,呵呵,对面留下了一个一面狐疑的咸华。

苦思量啊苦思量,总是在优惠于时间之间考虑不已。踌躇一番后,终于还是屈服了。决定立刻就报装Cable算了。过程并不复杂,同时要启用电视业务的条件却令我痛心——我的金钱已经不多的了,还要损我一笔,这个社会上的人就是懂得欺骗。一番嚷嚷后还是装好了,她说三天之内就能搞定了。于是拍拍PP就离开了。总算是将心头的一块大石仍下水了,不过连我也一并被拖了下水罢了。

顺带一提,现在银行换港币的手续非常的麻烦,我不过是去换七百块而已,那个手续麻烦到好像我是去换七百万那样。填表是肯定需要的了,还要出示身份证以及身份证复印件!?我很想问问究竟香港还算不算是中国的吖?连换个港币也这样的不合情理?最讨厌的就是银行那个垃圾服务员,他给了一份表格我填后就音信杳无了。如果让我给他评分的话,我一定会给一个负分他才罢!

下午那人就来安装了,也是很熟手的了。至于中间的所有麻烦的事情我也并不说了,不过至少我要在这里褒扬一下“俊朗”这个牌子,确实很是厉害,我们用两个螺丝刀来撬都撬不烂,完事后它还好不损伤的呆在那里。

最后那人丢下一句,“明天就会有人安装的了”,然后就逃离了。

——————

四月二十八日,晴:除Cable装好外,整日无事。

苦苦等待,等待。吃早餐回来了,看来早上的期待是泡汤了的。过了十一点,还是没有人来,也许上网是遥遥无期了。于是就带着这些庸人自扰之的情感过去吃饭了。两点的时候他就来了,真是望穿秋水盼君到,过了时刻只怕要玉殒香消啊。好像言过其实了,呵呵。不过还真是麻烦啊,怎么就要分两次做,一次搞定不就更好了吗?

进来的是一个小伙子,跟我年龄左右,差不了多少。带着一幅黑色边框的眼睛,俨然一个老实人的模样。

……

过程我就不作描述。不过最后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我整夜沉醉在网络的欢愉之中,即使我清楚我第二天早上就会对其厌倦。不过,也就稍微的利用欢愉让我忘却我内心的那些寂寥罢。

——————

四月二十九日,雨:梦里梦外梦难圆,春去春来春已枯。

虽说咸华从广州回来了,可我也总不能整天的粘着他吧。他也有他需要去做的事情,不管选择如何,结果如何,我还是会支持他的。我知道我是个不幸的人,总为身边的好友带来厄运。不过可能你们没有察觉到罢,很多事情可以证明这一点的,这里我就不多说了。聚散离合,这是这世界给我们定下的规矩。既然我们参与了人生这个游戏,我们就必须接受它。

风继续吹,雨继续下,我不曾留下过眼泪,因为,我的泪早已化作雨滴,融进风雨中。

你不发觉沾上嘴唇的雨滴是苦涩的吗?

——————

四月三十日,晴:借口终归是借口,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不要因为想不到什么东西写而荒废了写作。有了网络后反倒倦于习惯了。雨林啊雨林,你文辞枯秃了。有点无奈,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了。

——————

要回忆起一个星期前发生过的事情,而且还要精确至每天对号入座的,看来我的思绪已经被记忆压得不堪重负了,消亡啊,销竭了。事情仿佛太多,太多的是烦恼,烦恼却逼迫着我在通信记录中找回多日前的记忆,那记忆中的便是消亡了的事情。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些消亡了的事情重新的组织起来。

絮系列就是一个流水账形式的日记,我试着在这里将我生活中的所有都记录下来。至于为什么起名为絮,《雪絮》里面将会写到的,在这里我也不再哆嗦了。只是,这人世是一个气球,在大气中沉浮不定。而我们,只能是一个小孩,在飘泊的瞬间,感受尘世间的每一点动荡,而这点点的动荡,便是我絮的泉源了。

——————

五月一日,晴:雾霭迷蒙碎花梦,初霜未降醉风铃。

还是那个清爽的早晨,今天起得特别的早。雨后清晨微凉的风逐退了大地的炎热,站在阳台上望着窗外的七零八落的萧条,也确实是一种悠然自得的安逸。我不敢相信这竟是一个与尘世的烦嚣完全隔绝的地方,一个厌世者的理想的天堂。可惜在遗忘了的景致里在也找不到这份超然世俗的宁静了。

对世界充满期待,到头来还不过一场空?那是虚无飘渺的等待,如今物是人非,雨林啊,你何以寻那虚妄?

是今天吗?患上健忘症了。下午跟Rico到啡常里去。我仿佛爱上了这地方。在那无人的下午,这是一个很有格调的地方,这是一个宁静的天堂。仿佛只有厌世者才会在下午到这里来,偏偏我们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在这死寂的世界里,也许也只有生活不完满的人才会作起那虚构的小说来,恰巧我也是这其中的一个。

整个下午谈论着很多很多,我想那大都是一些惘无的东西。大约是因我们的谈论,给予给它们的存在的价值。于是,笔尖上流淌着的墨水,在那略微发黄的纸张上,锲上了它们的印记。定下的,也就是《苍天底下的风》的整体框架。我很是兴奋的沉浸于享受对未来的幻想那光景所带给我们的点点欢愉。可是戏言还是戏言,以后的事情还是有待时间来解开吧。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着手做我该做的事情。

晚上跟黑衣瞎逛去。在那遥远的国度,有我所不认知的邪恶。我们漫无目的的走着,聊着,确实还是很久不见了。我不知不觉就被邪恶所侵袭了,不时的张张手心,才发觉尚有余裕。终于,我们走到了那远方,那是一片天地人物尽然消去的黑暗的地狱。原来,我一直寻找的,并不是那邪恶的远方,而是那国度中剩余的点点尚未泯灭的良知。

这世间是一个摇篮,在风雨中摇摆不定。而我们,只能是一个小孩,在摇曳的瞬间,感受人世间的每一点撼动。

——————

五月二日,晴:怎么说不能倒流?所思所忆,所思所想,所思所念,还不是那一般?只是。愿意的,可以的。

很久没有看见晨光熹微的早晨了。其实也并不算太久,昨天才在同样的早晨下伤春悲秋一番。朋友说四个小时对于恋爱中的男女已将是很长的时间了。因此,我认为我对这可爱的清晨使用“太久”这样的词汇也实不足为过矣。由此可见,我与那凄美的清晨是相恋的——呵呵,纯粹瞎说。不过,这我恋上了苍凉的早上,是毋庸置疑的。

其实我也忘记了往下的怎样写,只是,昨晚想好了的,却不能搬出来,像是站在台上踟躇却不得语,实在是有点局促不安。不过也罢,回忆中总有那鲜为人知的灵感,这样台上便有了他们的话语,我也就可以偷偷的欢愉在一旁了。

下午跟岚和Yellow他们一起去唱K去了。还是那般的热闹,整个下午在打打闹闹中度过了。

其实这世界并不完美,幸福只能在这本无幸福的荒芜之地去寻,那么,那么人们却何以觅那凄厉的泪泣,去灌溉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不明白,不明白。静静站在一旁,偶尔靡靡,观聆这障残风碎雨——也许不明白的只有我,于是,我也不说那么多了,我只清楚,悲泗淋漓的感觉不好受。迷途的人们可曾知返?如小标题。

——————

确实越来越差了,一个篇章竟然要分开两段写。不过确实,很多时候,只一个人漫无目的得写着,我已经感到好疲累了。但,我还是会锲而不舍的,为自己的目标进发。我不是一个懂得讲故事的人,不过,我相信,我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为了那遥不可及的理想出发,我清楚,我会一直的坚持下去的。这是我,这是很多人都不为理解的一个我。

在那飘泊不定的时空中,你可曾看见我真实的自我了?

——————

五月三日,晴:蝴蝶展翅翩翩飞,带我一起追,追逐那宁静的秋天。

整天赋闲在家。好像已经没有人会来找我了吧。窗外吹起微微的风,很想就这样随风的飘走,带着我的灵魂,展开我思念的翅膀,去寻找远方的天堂,追逐那被风送走了的雏殇之羽。

整天在家里行行走走,踟蹰不知所措——何所之,何所之——我究竟也没有一个定论。天空慢慢的暗下来了,夕阳渐苒,夜幕笼罩了这夜太阳,月亮,星光都死去了的天地,我的世界就陷入了无尽的深渊,灵魂仿佛被幽暗的漆黑逐点逐点的吞噬掉,在这片荒芜的坟地上,有装载我残破的躯体的灵柩,有烦扰我的魂魄的死灵,那都是郁丛丛,深幽幽的疼痛。而,这里就是我的家园。虽然幽静,却是一个安详的,沉眠的墓地。

在这黑暗的侵扰中,我仿佛有种要挣扎,逃离的感觉,但这山高海阔,你教我逃去何处呢?

蝴蝶就要展翅翩翩飞,不管哪里,你能带着我吗?

——————

五月四日,大雨:笑语凝然时,凝然竟潸潸,无语凝噎。

忘记了外面仍下着大雨,忘记了窗外迷蒙的风景。我立于一条白矾石甬道,那闪亮的结晶湿润了我的脸庞,引起润泽,像是在手心涂上了一层薄薄的乳油。雨滴打落在地上,溅起朵朵的绽放的花。那路边上的野花仿佛再有了他们新的生命啊,在那微风的呵护下,细雨偷偷的洗去了他们的尘垢,那暗艳便荏苒不再了,取而代之的,是那芳郁的红与绿,点缀了着城市的迷离艳丽。

一直都有一种局促的感觉,无论面对的是什么人。还是说,什么事情侵扰了我的安宁呢?没有忘记。此时此刻,还记得朋友说过的一句话:孤独的宁静,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心总是酸的,眼泪总是不争气的。

于是,我就很喜欢晚上找人陪我随处逛,这是我的习惯。

晚上:仿佛很久不见阿女了。今天我们倾谈着,谈论了很多很多。我也是没有什么刻意的,也只是谈论着我喜欢谈论的话题。其实聚散离合很是平常,只不过时空总是迷离了人们,然后薄薄的给我戴上一层朦胧的面纱而已。

我还没需要到达这样的程度:心总是酸的,眼泪总是不争气的。

——————

五月五日,晴:夜阑人静,风悄悄,月依依。一串追忆,一腔愁思,一抹泪。

天空还是那么的晴朗,空气却显得不那么的清爽了。炎日仿似逐渐迫近,炙烧大地上的每一点粉尘,而我就是这卑微的粉尘,飘浮天地间,晴朗了天空,灼热了大地,诉尽人世间一切苍茫落寞。悲喜千般同幻渺。

今天,嬷嬷他们要回去。我早早就过去吃饭,也许早上十点就吃饭听起来确实是有点不可思议,不过,他们还是做到了。至于我嘛,刚刚吃完早餐的我也是被他们硬塞了两碗饭。于是就早早等车去了。

一小段插曲:由于他们提早了一个小时到车站了。我对这件事很是抱怨,以至就趴在一旁的凳子上睡着了。刚醒来,就有一个萝莉拉着我的脚叫道“爸爸,爸爸”。认真的看看,大概有五六岁的样子,柔滑的头发略略戴点黄色,长长垂到肩膀上,穿着粉红色的碎花长裙,黑色的皮鞋子上有系蝴蝶结的娃娃式样的花边袜子,稚气中俨然一个杨娃娃的模样,脸上却倦意无穷。我看来是睡迷糊了吧。我说啊,小朋友,我这样的年纪有你这样的女儿我可真是三生有幸了吧。迷离的眼睛才缓缓反映过来:“那么大哥哥,我的爸爸去哪了?”。唉,弄得我哭笑不得,我哪知道你父亲上哪去了……

转眼间车子就要开出了,嬷嬷他们都要回去香港了。多多保重哦你们,再见了,谢谢你们这么多天以来的照顾啊。

——————

往后的日子里,这个城市,就再次的,只剩我一个了。

——————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还看往昔百千年,殇花坠,落红莲,度人世多少苦厄?

——————

五月六日,星期日,晴:最是花落纷飞节,镜湖明漪,难堪寂寞。

今天下午被黑衣捉了出去,还以为他有什么急事了,原来不过是为了见网友。唉,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心态,反正我是最怕搭上这些勾当的了,不过怜他在电话的那头嚷嚷,我也就唯有答应了事。由于与我不大关系,我也就只迈着靡靡的步伐,悠哉游哉地前往目的地。他们见我姗姗来迟,就在一旁唠叨不倦。然而我却不感冒,就任随他们唠叨去吧,反正我已是看破红尘了。需要补充的一点就是,那个“网友”跟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很相像的。

晚上大约八点三刻,跟 Rico 一起去买闹钟,却是寻遍大街小巷,亦杳无音信,那时候的境况真是“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啊。结果还是到了五邑城那边,结果嘛——“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闹钟却在路旁地摊处。”

至于随后到了啡常吃饭等位子,以及吃到肚痛的那些糗事,就是后话了。

——————

五月七日,星期一,晴,关键字:御宅族、电话、晚上、邪恶女、温柔、Mc Donald's。

本来打算做几天御宅族的了,可惜望望事与愿违,可恶的电话总是催促着我往家门外走。

我真的不明了,不是说每个女孩子都是水做的吗?可能我误会了,原来水都分很多种类:有的或许是纯正水做的,有的可能是药水做的,有的更甚或是镪水做的。通过对比才能辨识事物,原来绝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是温柔之极致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离了现场。往后在 Mc Donald's 中跟Rico谈论起此事时还是颇有心有余悸之感觉。

——————

五月八日,星期二,晴,关键字:O2Jam、本质。整天在家,百无聊赖,于是翻出旧日颇以为之得意的游戏出来玩。

记得以前说过要跟攸悠一起玩的,恰好她也在线。也就相约劲乐团了。由于攸悠玩了没有多久,也就是不能玩一些过激的歌曲。——然后奏起柔和的乐章。那缓缓的旋律之中,有触碰我心扉的物质。被触起那搁浅在开端的记忆,——当初,我不也是听到这悠扬的乐曲而开始玩MG的吗?为何现在却在级数与难度上去做那种不明智的恶性斗争呢?连最难的50级歌曲都过了,我现在还不是那个模样?把悠闲性质的游戏玩得昏天暗地,这,有点说不通吧。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是都在奋斗着,而不知不觉的,脱离了我们的初衷,忘记了事物的本质。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去做一件事的了?也许这世界有太多太多的烦扰,但这不足以成为我们为自己开脱的一个接口。我们在奔波中迷失了自我,迷失了原有的路向。何苦要把自己带往一个岔道?朋友们,难道我们就不能简简单单的活得单纯一点吗?(参见往后的《简单点不好吗?》)

——————

五月九日,星期三,晴: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依稀记得倦意若是过了极限,那么生物钟就自然的推移了,我对这方面素有经验,也算是颇为得意的。

今天有幸看到同人版的大长今,可惜里面的主角却超级肥胖,简直是闻者痛心,见着却呕心,暂且称它为大肥今啦。总之我就是受了很大的刺激!详情请参见《我只是愤愤不平》。

——————

五月十日,星期四,晴:长日无事,在家写作,此日毕。终篇止。

 


——雨林,於五月十一日,二〇〇七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