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寒带枯叶林 ♂

寄情冬葉枯林,輕輕爲妳編織一個永恒的夢。但願妳就在夢的另一側……

 
 
 

日志

 
 
关于我

假如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希望,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失望。消极的人生的确不会快乐,但同样也不会痛苦。

网易考拉推荐

只是碎碎的念着  

2007-07-10 13:50:56|  分类: 情感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仿佛已将失去了全部的灵感了。所有所有的触感不也是那些陈旧的回忆以及那尘封数年的人与事而已。可能现在的我,就连完成这些事情的勇气都全然消歇了,那末,我也就静待着逃去如飞的日子来吞噬我的生命吧。人生如此,世界亦如斯,不是我没有尽力,而是,时间根本没有给机会我去选择。

生命本来就不是我自己的,所以我没有权利去选择结束生命,也就没有权利选择去糟蹋我的生命。我只能静静的呆着,呆在这个春去秋来的时光中,并不断的颓废着,颓废的敲着键盘,颓废的写着文章,颓废的记录着我没有权利选择的生命。很多时候我并不是去思考活着是为了什么,而会去念叨着我为什么会活着。当然,这并不由我定夺,自我呱呱坠地开始能够感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就改变不了我的命运,也改变不了他人的命运。或者似乎只是为了下一代,也许,谁也是很大程度的为了上一代而活着。至于这样烦琐的过程我也不去想多,因为我已经在这里,我已是我,而不多改变的,思考与不去思考已不为重要了,确乎,今生今世也都会是这样。

似乎那些相遇的邂逅都不能避免的散布在各人的生命中。贪新忘旧这样的词语也似乎成了人们的口头禅,至于我们并不喜欢用贬义词来形容自己,淡化、更新用在他们身上似乎就变得无往而不利了。怀旧似乎都成了上一世代的人的代名词了。这里的世界似乎订立了一条规则,总有永远的失去才代表永恒,因而永远都得不到的才是他们最想得到的。然而又谁会终其一生的等待着那永远不能盛放的花朵?为此,我们便有了新的手机、新的朋友、又甚或是新的恋人。很大程度的,谁人又会去怀旧呢?或许只有两种:一种是没有能力的,另一是从不重视的。当然还有第三种,只是在失去的时候他们才是。——这个可悲的世界。

很多时候我都不能认真的静下心来完成我的文章,总是写着写着就会去计算我今天所写的字数。我还是一个比较执着的人,既然自己订下过每天一千的规则,我还是会去遵守的,至于不足的部分我想我还是以欠债的方式记录下来了。我也是一个比较懒惰的人,于是整整八年下来我也就欠下了数十万字的文章了。当然,这并不是一个有利于我自己的说法,也许,因为最近整整一个半月没有纸币的缘故罢。

其实,我想,究竟是否每一个人自其一出生起他所写的文章的数目就有所限定?要不,我说今天我打算要完成一篇十万字左右的小说,我可否真的能够实现呢?假如我的文思有曰滔滔的黄河水,虽俗套却不失灵感,虽颠簸却延绵不绝。又假如我一秒钟可以打一个字,那么,我必须找出哪一天会有二十八个小时的日子才能实现我的假设,很显然,这是不现实的,当然,或许这世上会有人做到,但,这末,这决不会是我。

还是思前想后的,才发觉,也确实是这样,写文章的水平也并不是仅仅的靠我去重视那个所谓的数量就了事。我是一个不善于思考的人,我所知道的文章,也是人们所绞尽脑汁所得出的血泪史。所以,怎么说,我也不觉得我能写出什么好的文章,至少最近的一年、两年,又甚或是数年内我也不得长进。但是,我又何须去管那些所谓的长足的提升呢?我没有忘记了我写作的初衷,也就是,总括的来说,我并不是为了提升而去把我的血泪投入文章中。我也许就是仅仅的为了抒发我那些乱七八糟的情感而去努力的,谓之以景寄情罢了。相信我所认识的大部分的人也是一样的吧,或许,我也只是极端一点点的,只是那比人们多出一点点的,喜欢写文章吧。

最后的,我提提关于高度的问题吧。至于我得身高为一米六五,确实是微不足道的吧。不过在这里说不说道已经没有关系的了,因为,我相信,在空间里把文章写到一千五百字以上的话,大概最终都只有自己才去看了。于是就自己跟自己谈谈吧。确实,中国人的平均身高大约是一米七三左右吧。当然,这是涉及到样本搜集以及正态分布N(μ,σ平方)的吧。至于我也不打算在这里大谈数学,而且我对分布函数也不多大感到兴趣,只是被迫的学下一大堆类似这样的东西。当然,我的性格就是一直的处于这样的被动状态。

好了,也转回正题,我对其并没有过多的感冒,因为这关系到遗传的问题,也是简单的,这是上一代的问题,不由我们考虑。虽说一六五并非什么绝症,但是,确实也是比较的感到很大压力。我也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的,也许是这个社会所施与我们的无形的压力吧。思想都是某种特定的成因,也就是日积月累的突触两端的神经元的激活同步的问题。于是处于分布函数X轴中点偏响负值那端的所有的样本,都只是一个陪衬品,总觉得这样的或者,身上似乎背负了不少重担。也不知道高斯在一开始到处正态分布模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他的函数竟然可以成为人类的某类分等的范式呢?我相信高斯的身高至少也有根号3吧。

其实也许只有太矮的人才去讨论自身身高这问题。不过少于临界点的样本就已经无可救药的被评定为小矮人。其实也没有什么愤恨与不值得的,没有的东西,就不可能拥有。这是上天所决定的,我不可能用我微不足道的力量来改变什么。只能珍惜目前所拥有的,即使只有那么“寥寥的”一六五。

谁也至少要有这样的一个觉悟。所以,我就是这般消极的性格——不是我不去争取,也不能够说我看透了些什么。我只是乖乖的,做回我自己,从那是就开始注定了的自己:那个很容易就被淹没于人海之中的一米六五的自己,既平凡而又普通的自己,爱挥霍金钱的自己,整天做着不设实际的白日梦的自己,喜欢着电脑的而又专门研究神经网络的自己,只会用强颜的欢笑来掩饰忧郁的自己,近视散光严重而又不愿戴上眼镜的自己,整日迷路走路都需要人扶这的自己,超级超级懒惰而又带有一点点虚伪却连那一点点的主见都没有的自己,有着很不愉快的记忆却又只静静的呆着妄想着时间的流逝能够把一切的伤痕都洗刷一清的自己,很喜欢自己的朋友的自己,很想每个朋友都得到幸福谁也不要跟他一样的惨,的自己……

好了,我相信时间都不早的了。我也就只是随意的说说,不知道这次你们能否听见呢?

抑或…还是,跟以往的一样,我只是无聊的在空间里玩玩自言自语而已。

不过什么也没有所谓了。是啊…那种事情…谁知道呢……

 

 

——雨林,完於七月十日,二〇〇七年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