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寒带枯叶林 ♂

寄情冬葉枯林,輕輕爲妳編織一個永恒的夢。但願妳就在夢的另一側……

 
 
 

日志

 
 
关于我

假如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希望,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失望。消极的人生的确不会快乐,但同样也不会痛苦。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还看数天  

2007-08-17 06:13:2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其说酝酿数天,不如说是冲口而出罢。其实冲香港回来后都过了差不多一个月了,生活其实还算是很充实的,不过充实之余还是淡淡的带着点忧伤。这样的生活并不能维持多久了,以后很多问题还是要面对的。时间似乎一点一滴的荏苒在我所谓的充实之中,而我,当然就是连什么是理想都已经抛诸脑后了。

其实我这样的性格是很可恶的,我总是喜欢孤单一人,总是那么的懒惰,总是那么的不识人情世故,总是那么的迷迷糊糊。孤单得就懒惰的放着不去注意周围的一切。在这个只看得到自己的世界里,我送走了不知多少个季节、多少次下着梅雨的苍白天空……

记得那是过去的事情。下着梅雨的苍白天空。那时候,我认识了很多的朋友。当然再最初的时候,我们都很要好,我也利用周末的时候邀他们一起到什么地方玩,但是,这都是一开始的时候。秋去冬来,四季流转,毕业的日子也迫在眉睫了,相见,离别,相见,…再离别,我的生活也在单调地轮回着,渐渐的,跟着那些同学们一去不返了。

跟飔那边所说的。那些曾经被我当作“朋友”的同学们。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变成了“熟人”。最终,渐渐地,成为了“陌生人”。随着岁月的流逝,我的身影也在他们的记忆之中逐渐变淡……最终消失无痕。

也是《水仙》里面所说的一样——

“看来,他们似乎并不喜欢我。对人们来说,我的存在只是一个累赘。所以……才会被人们从记忆中抹去……”

显然很多人并不大喜欢跟我在一起。不过我还是有朋友的,也感谢我的朋友们。

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是在一起的倾谈着,笑着,并且快乐着。

这个暑假,算是吧,因为对于我这个已经毕业的人来说,可能已经没有谈论暑假的资格了。这个暑假自我从香港回来以后,基本上每天都会有一个时间跟金鱼出去走走。对于我来说,金鱼是重要的人,也就是不能从我的记忆中抹去那般重要,是我非常非常之要好的朋友。

记得回来的那天跟金鱼到了上次传说中的纽约空间,哈哈,也不知道是谁人的传说了,我总是比较喜欢到这里点上一个草莓奶昔,而金鱼就是循例的木瓜牛奶,当然也是少不了那些“西味多味士味”的东东。似乎生活并不太多改变人们,即使是改变,我们还是那样的谈着,笑着。

还是很喜欢酸辣粉。其实我以前不是太过的喜欢辣,不过也就经过了大学三年以来的锻炼,仿佛辣已经根深蒂固了,很多时候我还是比较喜欢拉着别人跟我一起的吃着点辣的东西的。金鱼也是很喜欢。很自然,我们臭味相投。我们都是嘴馋那一类别的人,我们基本上每次晚上出去都逃不过酸辣粉的命运,当然我也喜欢这种逃不过。至于关于酸辣粉味道的形容我也就并不哆嗦了,吃过的人都清楚,没有吃过的人我描述不了。总的来说就是我特喜欢啦。

之后往往就是带着稍微红肿的双唇去M记,因为近来比较的拮据,所以M记是比较好的地方,稍微令人发抖的冷气,二氧化碳冲斥着冒着汽泡的黑色液体,也是一个令人身心愉悦的地方。当然在我们在这个地方聊着的时候还是会看见一些令人厌恶的煞风景——那些裸露的裸底狂,小裤裤还要往上的翻上三四折;那些明知道自己肥胖的,些还是要穿那种露背衣服的肥胖女生,她的衣服都变成了拉力测试仪器了,还不以为然的吃着那些肥猪油浸油包。没救了!当然除了这些之外,经过我们几乎每天都来的经验,终于换来了“上得山多终遇虎”的下场了,那天就看见了肥生与他女友。于是我就东躲西躲,终于还是露馅了,唉,还是比较低劣的,呜呜。

当然我们除了M记还比较喜欢九中那头的那间铺子的,那里的粉卷比较好吃的,好吃的程度是好吃到连五十元都书都忘掉般的好吃。还有吴刚的牛杂,我可以断定,那老板认得我们的可能行是百分之一百二十。呵呵,不过好像很久都没有吃过了,还是要找一个时间来吃吃我心爱的牛杂……

最后我要非常感谢金鱼很多时候都拿汤给我。虽然我的味觉比较迟钝,经常都尝不到是什么材料做的。虽然我总是分不清什么是红参、什么是花旗参,虽然我总是混绕了什么猪骨跟猪肉,虽然让我在粟米、冬瓜、红萝卜之间作出正确的选择都是件难事,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那些汤是非常好喝的,谢谢你的一番心意!哈哈,有机会的话,我会跟那时候说的那样煲汤个你的,不过,至于味道的话,我就不敢断定了,呵呵。

我以前似乎明显的比现在瘦上很多。唉,要怪就怪自己大吃吧,竟然一个月就可以肥上十多公斤,不过还好,现在都渐渐的瘦会去了,不过效果不是太明显罢了。偶尔翻出那些贴纸相,基本上都是跟金鱼照的,她还是跟以前那般的靓靓,而我,当然……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汇形容了,哈哈。

我们都是贴纸相狂热分子,基本上,每次都可以照上十多二十个镜头。现在头发简短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肥,不,我觉得是更加的肥哦。不过这也是让飔羡慕的一个条件哦?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不很满足现状的呢,我相大概我的那头短发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存证吧。我还是喜欢比较长的头发,虽然绝大部分的人都并不认同,但是,我自己喜欢不就是行了吗?但愿我不会成为《指尖奶茶》主角的那般自恋吧!也不愿意成为希腊神话中的那耳喀索斯与妖精艾歌的命运,但谁又会给我下爱上映在泉水中自己的倒影的诅咒吗。

记得下次一起照贴纸相了,我们要照到相店的老板怕的程度哦。

哟!记得了,约定好以后都要一起玩的哦!

写着写着突然看到QQ签名上的。“此人已死,有事烧猪。”,我想,我暂时还是不会停用这个签名的!呵呵。

其实我还是比较依赖QQ的,因为我平时就是一个少发短信息的人,很多情况下我宁愿打电话比较的多一点。在家里的话,基本上就是QQ的了,我是不去冀望点什么,于是就一个人在那里傻傻的呆上一个下午,或是一个晚上。还好,Rico总是会跟我聊着些什么的,至于内容是什么的,还是还是天南地北、还是事势热点那么就是有待讨论了。

Rico说我已经是古稀之年的人了,其实也就是那些不准确的心理年龄测试而已——如果是以分数来计算的话,我算是得了个及格以上的高分。当然,这个…Rico也差不了多少。——

“听音乐,喝绿茶,享受四十岁的生活……”,我想,我还不至于那个境地吧。

这些天,这两个年过花甲的人在一齐写着个网站。其实还是一早就已经完成了的,很多时间只是虚耗再一改再改的页面上边。我不能对我所谓的“充实”的生活说唾弃,所以我选择继续的无言。

这些天一个比较重大的发现就要数是中远那边的廉价饭堂吧。按照贝小姐的说法是:跟大学饭堂一样,地方稍微的干净一点,价格稍微的便宜一点,的地方。说着也是,既然大学饭堂我们都可以心悦诚服的吃三年,这个“地方干净,价格便宜”的地方当然是何乐而不为呢。如此一来,我的那点少的可怜的零花钱就得以保留了。

再者还是谈论一下工作的地方了:显然,我对这个地方不感冒。要不,早在文段开端之处就骂个狗血淋头了。不过不感冒的意思只是“不在意”,较“恶劣”高一级的含义,而不是所谓的“优越”,因为如果加上了长期工作的定义的话,那么,我就可以在开篇之处大放厥词了。

我还不是很可以接受赛扬633Mhz加上256MRam的缓慢感觉。特别是Borland的强劲的吃内存、吃CPU、吃硬盘占用的软件的威胁下,我的PC边显得更加的缓慢了。偶尔不小心鼠标指向某些变量,稍等15秒;偶尔在键盘上成员函数,稍等20秒;这也通通不算,偶尔编译一下,稍等1分钟啦!简直不可救药。不过最痛的还是竟然连曾Mircomedia的软件也慢如乌龟的,如此,写网页边变成是一项原始的工序了——显然用Notepad来写网页是不足称道的,却又无可奈何。

当然,工作都还是安逸的,对于我这个迟到大王来说。也是,在什么样的城市就应该拥有什么样的生活节奏,当然也拥有什么样的工薪,这是肯定的了。我并不像吃着饭盒冲刺100米,所以我并不打算到香港去。我还是停留在这里就最合适我的意思了,悠哉游哉的享受安逸的生活——偶尔小心的迟到一下不小心被扣点工钱,常常赖在公司赖死赖活不肯走;偶尔下着小雨的晚上跟朋友聚散离合,常常在没有工作的时候跟朋友们畅游广东话;偶尔存点辛苦钱进进银行,常常不小心的一下子全花掉;偶尔写点文字,偶尔写点程序,常常发呆看着尚未完成的著作。偶尔忙乱的日子中叹息生活充实的艰辛,常常在闲逸的生活中叹息着当初何偶尔叹息着充实艰辛的日子变得不再忙乱……

这就是我完美的日子。这些,才是我所期待的生活。

加上了点幻想的元素,我好像比较的离题了,哈哈,还是回归正题。经我们这些天的努力,网站基本上算是完成了,不过就是还剩下那一点点的首尾还是要跟的。至于那些首尾,好像在刚刚会来的那一天开始,在跟Rico到信捷买的那两对“ALL★”开始就已经被注定了(好像对不上号);算了,用霍金的那就“一切都已经被注定了”的理论来论证我刚刚的观点,很好,发现是正确的。也不管那么多,反正就是现在还没有完成就是了。刚刚翻看过往的日记,目光停留在八月二日,大概是半个月前吧,“网站接近完成”的那句上。噢!我们这十五天以来都在甘什么了,无言……

其实这些天以来都是欢愉的,因那好像是第一天去帮手的时候老板就请我们吃饭了,然后每天都是吃那些“比较廉价,比价干净”的饭。在那些日子的其中的某一日,也就是Rico提议我“你不是说要去看手机的吗”的那天,我就拥有了我的M600i了,当然是带有一点惬意,但也是洋溢着我应有的喜悦的。“爱恋新手机!”。不错,我还是跟以往的我一样。

是的,待我有点儿钱的时候再一齐多点去啡常吹水吧。

偶尔看到猪头在线,这些天来似乎没有什么跟她聊天过了。也许大家都很忙,当然,其实我也不太忙,只是限于独个儿在家里的时候。不过猪头晚上一般就是不上线的,害我晚上想找也找不着。

记得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几乎天天都有聊天的,因是学校确实是比较空闲,相信大家也是这样的吧。不过也自从毕业以后猪头这个暑假到了实习,于是见面的机会也就没有了很多。

快点回来啦,我们还要吃牛杂,然后照贴纸相的哦,还有很多很多地方可以去的……

不要在悲伤下去了,很多事情都会过去的,或许你可能看不见我的这一段。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很多事情都是会过去的,抱着悲伤去做人的话,活着是痛苦的,太多太多的消极令人生显得苍白而终归不能令人尝到人生的欢愉。我清楚,虽然很多东西是很难做到的,但是,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就请尝试一下,转变一下心情,跟以前一样,开心的笑着,活着!

似乎说着些人家不明所以的话语了,见笑了!呵呵,不过话至令一头,这里似乎只有我跟Rico一样的闲着了,飔也是在工作了。说起也是,最近很难见到飔。偶尔他放假的时候,我却是沉溺在网页的代码之中无法抽身离去,确实是比较阴差阳错的时间配搭。飔在油站做下来了,本说好待我回来的时候多点到我家里玩的,可是还是碍于工作,这点似乎一直都没有实现到。不过,只要我们都在同一个城市的话,不管怎样的话,见面,还是很容易的。找些时间我们都空闲的话,不会是什么难事的。

飔最近都在写文章,跟我一样,也是认为文章是发泄的好地方吧?哈哈。其实我很久之前就想象过要写出一些感人至深的文字,可惜,到现在我也跟那时候一样,什么也写不好。我会很喜欢沉浸与某些故事当中,我不清楚什么样的思想以及什么样的文字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撼动。渐渐会喜欢上《水仙》上赖津美的性格,也会喜欢上《秒速》般的现实与心灵距离。这些这些的故事,或许,或不许的,可能存在着我们身边,可,谁愿去想象?谁又愿去面对呢?

我们或许都各自有一些并不美满的过去,但是,如果现实存在的话。我们,或者他们,不也奈何不过着仅仅是心灵的距离?要发生的或许迟早会发生,或许是早些,或许迟些,或许是另一种形式发生。你最爱的往往不是跟你共度一生的人!试着放手了,以后,以后的一切,或是美好,或是糟糕,都不为我们所动容了。

“假如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希望,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失望。确实,消极的人生的确不会快乐,但同样也不会痛苦。”

我很喜欢的一句话。其实有时候,比起绝望,做一个消极的人不是来得更好吗?

找个时间我们都聚聚吧!

这个暑假确实是非常非常的开心的,这些天来我不再跟以往一样的孤单,因为每天都有你们陪伴——

每天都跟金鱼在欢天喜地般欢愉的日子里面度过;
每天都跟Rico在谈论这天南西北的时间里面度过;
每天跟飔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工作环境里面度过;
每天跟猪头恰在QQ上聊着这些那些的时光中度过;
每天都跟我其他的朋友在偶尔相遇的光景中度过……

跟我以上所说的那般,——

生活就是充实的,在充实之中又有一点点单调,但是单调之余还有一些欢愉,把这些都去除了,才发现原来安逸的欢快一直就埋藏在其中!

所有所有与你们的交集,生活,我不再奢求些什么,已经足够了,这,已经是我理想中的生活了!

我们以后的路还有很长的。朋友,一路走好了!

 

——雨林,完於八月十六日,二〇〇七年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