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寒带枯叶林 ♂

寄情冬葉枯林,輕輕爲妳編織一個永恒的夢。但願妳就在夢的另一側……

 
 
 

日志

 
 
关于我

假如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希望,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失望。消极的人生的确不会快乐,但同样也不会痛苦。

网易考拉推荐

絮·酒心  

2010-11-12 21:33:26|  分类: 寻梦之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关于我的那些如血红的雪霙般消亡的日常生活中的旁支,或是插曲。

————

曾经有段时间我也很酗酒,甚至比某些酒鬼还得凶狠。

那段日子人还在增城,没有人作伴的时候总一人独自到市区周遭游荡。于是在酒吧里头结识了些酒鬼,倒是他们酒品还好,也很聊得,醉醺醺的时候也不会干出什么过激的事情,而且这家酒吧相对比较静,我也喜欢,所依不知不觉的就跟他们『勾搭上』了。

我总是觉得他们的胃部很纠结,他们会毫不吝啬的用一半时间来把它灌满,然后用剩下的一半时间来把里面的东西全吐出来。他们也显得很迷惑,我说你们的钱怎么总是在这一进一出之间花掉了呐。

『别别别,是一喝一吐,一喝一吐啊,不是一进一出啦。』他们双手张开在空中划着不,赶紧的纠正我的说法。

我一手托腮,一手摇晃着杯中的冰块,在吧台旁惬意地看着这帮醉意十足的家伙。

「对你们来说,这不是都一样吗,呵呵。」

『你们这群混蛋怎么啦,又在闹不和了?
『惯例一杯爱尔兰的加冰。』长发少女整理着发梢,慢条斯理的在我一旁坐了下来。

「美女,干嘛不来一瓶呢?选择多很多哟。」酒保一边擦在杯子一边调侃的说。

在这里除了它,和满城小巷都是『水货』的芝华士,还有占边什么的可以单买以外其他的都要整瓶上。

『你小子明天不用上学了吗,又到这里偷闲来了?』

跟这家伙也认识了很长时间,听她自己说她也只有失恋的光景才到这里借酒消愁的,话虽如此,我可是每次来这里都会碰见她。

「明天星期天,而且宿舍里面的人都回家去了。」

『于是你就寂寞难耐到这里寻乐子来了?』

「……」

我没有回答她,毕竟我和她是同类。孤独的人应该有属于他自己孤独的背影。

「究竟酒精给了你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能让你如此的痴迷?」

我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对这种辛辣刺激性的液体抱有如此大的希冀,即便到现在戒酒多年后的我还是搞不清楚。按她当时的解释就是,『冰冷的威士忌滑入喉咙在心胸中烧出一道火红色的血痕』。也是吧,这些绵密长润的液体在口中燃烧,光是听着也仿佛觉着喝这种东西很自残。

「你没关系吧?你喝多了。」
『我没醉…给我酒,呜,呃……』
「小健,你今天怎么这么不胜酒力了?」
『呜咕……』
「哇,我的裤子啊,好恶心的一片,呜……」
『呜咕……』
「哇,哇哇哇……』

望着那群疯子传来的小小骚动。我们相互看了一眼,忍不住一起的笑了起来。呐,在这里确实可以找到日常平淡的生活中没有的那份触感、喜悦,没有了人们的你讹我诈,我们不需过多的想什么东西,我们不需要知道对方在现实中是怎样的人,也不需要知道大家的手机号码,甚或是名字以及姓氏。

确实,比起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我们更在意眼下这欢愉,我们更追求简单明了的事情——

因为一个酒鬼的生命无非就是如此,喝着酒的时候,或者喝醉酒的时候。

她的生活似乎也一样,恋爱的时候,或者失恋的时候。

时间一天一天的在我恣意的挥霍着自己的生命之中剥离出去。转眼间这几年的生活接近完结了。

我已不大清楚是什么样的动机驱使我喝着酒,至少从一开始,大约那也是打算着只在失落的光景才做的事情,然后习惯的喝着喝着,回头一望却矛盾的发觉自己仿佛已没有开心的时候了。觉着不大对劲,我又修订了一下,把酒精并入了开心的时候也做的事情。自此以后,我的世界似乎便只为酒精所有了。尔后的某一日,当我察觉自己人生严重的悖谬的时候,我开始尝试着将酒精从我生活中抽离出来,最后,我的世界又只剩下了这高兴的光景与失落的景致了。

离开增城之前我最后一次来到这家酒吧。我下意识地在人海中寻找她的背影。

『哟,好久不见了,这段时间到哪鬼混去了?』

「哦,你在啊。好呀,都是在准备一些毕业的事情。」

『哦哦,这样。我前些天发现这里一些新出的特饮不错,你也来试试吧……』

「嗯,不了。我还是不怎么喜欢这里的鸡尾酒。而且,我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

『哦……』

『这样,……,不喜欢呐……』

「……」
『……』

我们都沉默了,只是各自点了平日的酒,两个孤独的背影弥衍在泛黄的灯光下。

我在灯光下端起酒杯,单手轻轻托着酒杯的底部,仰望着那泛起黄褐色的光晕。突然想起了Rico所讲的『享受自己六十岁时的生活』的计划。

「嗫,我说呐,静,我们究竟是在憧憬着怎样的生活呢?」

她拿起盛有威士忌的冰杯,浅浅的抿了一口,若有所思的望向我端在手中的酒杯,

『你说,憧憬着……什么的?
『你认为我们还能憧憬什么呢?我们大约只是在……悼念而已。』

「……悼念?」

『我们只在用心来喝酒,然后默默的悼念着,自己快要死去的日子罢了。』

「确实是如此哪。但至少我们的内心还活着——」

『却已经醉了。』

我把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我放下了酒杯,从她身边走过,向着出口走去。

「你啊,也应该要开始戒酒了吧。」

她眯着眼睛,一只手指在烟霭弥漫的空中划着NO,侧着头温柔地说,

『你以为一个失恋的少女,可以轻易放弃酒精吗。』

我停顿了一下,然后欣然的微笑着,不回头地,向着我第一次进来的地方,也向着未知的未来,径直地走去。

再见了,我的朋友。能认识你们实在太好了。

『保重了。』

「你也是。」



——雨林,十一月十二日,二〇一〇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