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寒带枯叶林 ♂

寄情冬葉枯林,輕輕爲妳編織一個永恒的夢。但願妳就在夢的另一側……

 
 
 

日志

 
 
关于我

假如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希望,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失望。消极的人生的确不会快乐,但同样也不会痛苦。

网易考拉推荐

逐渐崩坏的社会(II):自反两极  

2010-11-20 18:46:11|  分类: 寻梦之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生篇》




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班,我死死的盯着挂在墙上的钟。

男友方才打了个电话来,我饶有兴趣地问着他。

「那个那个,新上画的那部电影看了没有呀?」

『哦,那个,早就在电脑上看过盗版了。片子太烂了,文艺死了,王家卫到极点了,我看了5分钟就把它删除了。』

「……,是这样的吗……」

哼……死木头!一定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才知道我想要什么吗?死木头,哼……

我额头青筋略显,咬了咬唇,用略带着颤抖的微笑说着:

「说,说起电影,我们也,好像很久没有一起看过电影了,对吧。」

男友:『哦,也是了。哦,对了,刚想跟你说,今天要在公司加班。所以今晚不能陪你了。』

又加班,你哪天不加班了?我一边把声音压下去,一手紧握着话筒沉沉的说,

「你怎么每晚都在加班啊?就连那一点点陪我的时间也没有吗?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真的还爱我吗?」

真的每时每刻都在加班了?你老板是周扒皮吖?你是活生生任人宰割的羊羔吗?我就不信。哼……反正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怎么又是回到这个问题了。我也不想啊,我每天都忙得差不多电话都没有时间打了,
『你以为我这么拼命工作是为了什么!?我是为了我们的未来而已啊!你就体谅一下我吧,』

语气明显比刚才沉重了许多,为什么每次说起这个话题都好像踩到他尾巴一样。

「那,那也是,总之……
「要保重身体啊,不要喝那么多咖啡。回家再给电话我啦。」

男友『亲爱的我会了』一句话以后我半信半疑的挂了电话。我也不打算再喋喋不休的纠缠下去,之前几次吵架都是因为这个问题。再争吵下去只会是自找没趣而已。 

然而却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自从他调部门以后,现在天天都加班。他那套十年不洗的西装上总是有另一股香水味儿。那家伙貌似擦觉了什么似的,总不经意的向我『透露』想去买香水给我的事。他能安这么好心?倒是一会儿跟谁打听打听一下情况才行。

墙上的挂钟还在缓缓的走着,没有一点儿进展。

刚正愁着男友的问题,又苦恼着到哪里吃晚餐的时候,电话铃声又响起来了。

是大学的同学,男性,暴发户的儿子。倒是大学毕业以后就很少跟他联系了。

『今天晚上能赏面一起吃个饭吗?』

「哦,那样,让我想想看。噢,你真幸运,我今天刚好没约。
「那就定在????见吧。记住,不要迟到哦。」

放下电话后,我又不经意的对着隔壁的同事炫耀起来,

「哎哟,今晚又有人要请我吃饭了,烦死啦……」

『呵呵,年轻真好啊。平时我想请人家吃饭人家也不卖我账呢。』

「梅姐,你就别哄我啦,哦呵呵。」

准时下班。我怀抱着那小小的优越感和那点自找的忧愁,打卡并且离开了公司。

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





这灯红酒绿的都市还真令人目眩神迷呢,她就喜欢着这个都市的夜晚。

突然她从手袋里翻出一部手机来。那是多年未见的朋友发来的短信:「朋友,最近诸事不顺,伤心,有空陪我聊聊吗?」

啪!她是如此优雅地把手机盖上了。这种纠结的短信还是当作没看见过的好,一旦回复上了就没完没了的了,她可不想惹上这种麻烦。

这是她长久以来的习惯:只有让她选择的空间,别人可从没有选择的余地。

正当她打算把手机放回原处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没带钱包,刚想转头回家,突然有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在脑海中萌生起来:不用担心,一阵跟明出去,反正他什么也争着给钱的,那就让着他吧,本小姐不跟他争着付款。反正男生的钱用在女生身上天经地义。

此时此刻的她也不会他身上浪费一个半个银元。更不要说是明啦,就算对方是她男友她从来也是惜金如命的。

女生生来不就是应该被怜惜的动物吗?

她这样想着。把印着LV的手袋的拉链拉好以后,慢条斯理的朝着目的地走去。

当下早已过了约定的时间。

……

与土里土气的大学同学吃过饭以后,时间还是很早。她正纳闷着当下该做什么消磨时间好。

「呃,明,好闷啊,去哪里好啊?」

『那个,我们,我们不如去看电影了。我手上正好有两……』

腼腆的男孩鼓足勇气说出来的说话竟踩上少女心中的地雷了。

「不要不要,绝对不要看电影,电影什么的讨厌死啦。」

女孩满脸的黑线炸开了,并警告着男生今晚不要再提起『电影』这个词语。

『那去哪里好呢?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去你想去的地方就好……」

她的意思绝非单纯的『去你想去的地方就好』这么简单,而是『来猜猜我想去的地方』这种变态的谜语。

男孩在一边支吾着,想着有什么值得去的地方。而女孩则静静的站在男孩的另一旁给男友发着短信。

这时一辆汽车朝女孩驶来,男孩一声危险,把发着短信的女孩拉到一旁。惊魂未定的女孩手中还拿着手机,忿恨的诅咒着方才的逃去如飞的汽车司机的祖宗十八代。

然后男孩说,要不去游戏中心玩玩吧。

她想了想反正当下自己也一肚子的怨气没地方发泄出来,也就跟着去了。





『放心,跟我在一起走路,我,我一定会用尽我的全力,哪怕是用,生命,去保护你的。』

现在在干什么了呢,那个臭木头。我心中念叨着,手上飞速的在按着手机上的按键。正犹豫着是否把写满了整整一屏的短信发送时,又按Cancel键取消发送了。

『茉莉?』

「哦,是?什么,你刚刚在说什么了?我听不清楚。」

『没,没什么。』

他一下子低落了。什么嘛,刚才还在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的。我倒是没有理会他,继续的摆弄着那在手上的手机。

眼下就到游戏中心了,各种类型的游戏琳琅满目,虽然好玩的没有多少,不是既然来到了,就不要犹豫了。

太鼓达人——我在我擅长的游戏前面停下来了。

在当我想要狂暴的发泄起来的时候,内心立刻遏制住我的冲动喊:茉莉茉莉,你要冷静啊,表现得柔弱一点,切忌不可在此处粗鲁。

然后电视画面显示着『Lose』的提示,我『不由』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哎哟,输掉了。」

明好像突然领悟到他生存意义般的从我手中接过鼓棒,深呼吸一下,然后狂暴的敲起鼓来,当画面由『Miss』、『Good』交替的出现至『Pass』的时候,他深深的呼了口气,好像把心头大石放下一样的。

「哇,过了,你好厉害哦。」

『其实这个是有一点技巧的,但是只要不断的训练才能达到我的水平的哦。
『来,我来教你玩玩吧。』

「哇,好哦,好哦。」

呜哇,好恶心哇,请不要故作高深啦,一眼就看穿你是新手啦。光看你一脸备受煎熬的样子就想笑了。

「哈哈哈,你好可爱哦。」

『啊~~是吗~呵呵。』

他还一脸蒙在鼓里的喜悦。伸手来摸我的头,

「不要啦,这样感觉好怪哦。」

『不是说被人摸头的感觉好舒服的吗?』

哼,人家不是小孩或者小猫咪。喂,还在乱摸,也有个限度吧。不要弄乱我的发型啊。我一手把他的手给拨开了,整理着被他稍微弄得凌乱的发型。他则呆在一边蠢蠢的看着我,楚楚可怜的眼神蛮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咪。

正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在转角处碰见了几个熟人。

『茉莉,这么巧呀?这个…你,男朋友?』

他听到后脸上泛起了红晕。当然如果身边是位大帅哥的话我自有我的一种回答方式,例如,

把眼睛睁得闪闪发亮,直直地说:「嘿嘿,你猜猜看。」

或是——

红着脸地慢慢把视线望下移,然后诺诺地说:「不要这样说啦,人家会害羞的。」

不过相对于现在的这种情况,我选择更现实的答复:

「噢,不。这我的朋友啦,大学同学来的。」

『呵呵,我们的小茉莉很受欢迎的,要追就快啦。』熟人们对着他说。

『哈哈,这……』应付着她们,他显得有点力有不逮。

「你们就别笑我啦。」

我故作害羞的边应付熟人们边拖着他离开游戏中心。

来到下一层,属于我的战场。





这层是时装专卖,某些专卖价格还是挺吓人的。不过今天的我傍着他,还是蛮有自信的。

可惜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逛了一圈,尽是些不大喜欢的款式,要不就是价格高昂得不敢下手。倒是没有什么啦,因为放手一拼,拼得太狠的话可会一下子把他给吓跑了。我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的。

倏忽之间我们来到一家Liz Lisa专卖。

正好在这里我相中了一条连衣裙,那是我喜欢的花色。我举在灯光下细细的端详了一番又一番,刚放下又拿起来看看,一副欲罢不能的模样。他似乎注意到这些细节,靠了过来说,

『很喜欢这条裙吗?那就试试吧。』

我就是等你这句话啊——我就迫不及待的走进试衣间了。

轻轻的穿上了心仪的衣服,温柔的棉布顺着光滑的大腿缓缓滑下来,心里充满了淡淡的喜悦。

长长的连衣裙,略微宽松的,简单的绣花款式,朵朵宫廷花柄的刺绣在裙子的每一道皱褶处绽放出秋季的浪漫韵味,与连体裤上细细缀着刺绣出来的蕾丝边相映,看上去可爱而雅致。

我被镜子的自己迷住了,太爱这条裙了。我不由得整理了一下头发,在镜子前转身好好的端详一番。

漂亮的衣服,正等待适合她的主人出现。而我便是她可爱的主人。

如此一来即便我的内心是肮脏的,即便我的灵魂是堕落的,世人也会不介意这些前尘往事了。世界就是这样的简单,正如他喜欢我,而我喜欢名牌。我们只是各自投其所好而已。

也对,在名牌面前灵魂算个P。

镜子面前的我已变得俗不可耐了,可我自己却丝毫也察觉不了。

我从试衣间缓缓的走出来,稍微整理了下裙摆,优雅的转过身去向着他。

他好像喜出望外的走了过来。

『你好漂亮哦。』

我承认被他这么一说还是有稍微有点儿开心的啦。

再次在试衣室出来后,我把裙子放回了原处,他有点不惑的问道:

『哦?条裙子不要了?不喜欢吗?』

「唔,不是,很喜欢,可是这裙子太贵了,还是……」

『只要你喜欢就行。这裙子就当是我送给你啦。』

「……」
「怎么好意思啊,这么贵重的礼物。」

『没,没关系没关系的,这只是我小小的心意啦。』

「既然你这样说,真的谢谢你啦。
「明,你真是个好人啊。」

我知道我的奸计实现了。但我敢担保,这句话绝对是我的真心说话。当然此时此刻的我肯定是个坏人。

回到家的时候天空正开始下着雨,他坚持送我回家。

『有空记得要联系我。』

他草草的丢下了这样一句话就消失在雨中。我从他渐渐远去的背影中,感觉到一丝凄凉。

开门的时候发觉袋子里安然的躺着一把雨伞,转身望去,孤独的黑夜里只剩下萧萧风雨声。

我摸了摸袋子里面的雨伞,跟提在手中的裙子。心里有一道深深的愧疚感。

『我回来了。』

我边说着边无力的把门关上了。





呆呆的躺在床上,床头的电话响起了男友的铃声。

『我刚回到家里了,怎么了,今天晚上一个人过寂寞吗?』

「嗯,你下班了?」

『你好像很累的样子哦,不要紧吗?』

「哦,没事,我整个晚上都在看连续剧。现在困死了。」

我看着躺在桌子上的钱包跟裙子。更加没有心情了。

『那就早点睡了,晚安。』

「嗯,挂了。」

说着重复的话语,重复的每一天,我似乎已经对现在的生活有点儿厌倦了。

也许对于大多数的女人而言,『爱』,更多的应是,『被爱』。

那么,现在的我,究竟又在等待着什么呢?




——雨林,十一月十九日,二〇一〇年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